500萬點贊,224萬人圍觀!61歲大爺造出2600年前魯班凳,驚艷國內外……

原標題:500萬點贊,224萬人圍觀!61歲大爺造出2600年前魯班凳,驚艷國內外……

朱光潛先生曾說:“凡是藝術家,都須有一半是匠人,另一半是詩人。”

功食道爺爺雖不是藝術家,但身為匠人的他,早在廣西的山水之間,把自己的生活過成了詩,雖至暮年,卻仍趣意盎然。

尋常的木頭能玩出什么花樣?

61歲的功食道爺爺給出的答案,令人驚嘆。

一塊整木,經過鋸、鉆、鑿、摳。

再經過打磨、上油。

不費一釘一卯,在滿是歲月痕跡的一雙巧手下,幻化為一張巧奪天工的魯班凳。

木凳看似結構松散,卻又處處相連,開合自如,千變萬化盡在方寸之間。

這代代相傳,歷經2600年歷史的古老技藝,如今掌握者已是寥寥。

除去魯班凳,老爺子也可以用一塊方木制成精致玲瓏的魯班鎖蘋果。

14個組件,榫卯相扣,看似簡單卻處處暗藏玄機。

精巧的魯班凳,別致的魯班鎖蘋果,一件件發布在今日頭條與西瓜視頻上的作品已收獲了500多萬次點贊。

老爺子高超的技藝不僅圈粉了國人,更牢牢抓住了世界的目光,在國外引起一片驚嘆。甚至有外國網友懷疑他之所以能做出如此巧妙的作品,是因為利用了先進的CAD建模技術。

但也有內行評論:“我就是木工出身,但要我去做這個真做不了。說白了就是基本功不過硬。可能一拿鋸這塊料就廢了,老爺子功底不是一般人能及。”

人們都說功食道爺爺是魯班再世,也有人說這工藝日后難求。但老人只是默默做著手里的活,用鋸條與木料擦出柔和的沙沙聲,給人們留出一段靜好歲月,溫柔時光。

很少有人知道老爺子究竟來自哪里,姓甚名誰,只知道他從半個世紀前,便開始學習木工手藝,與木頭幾乎打了一輩子交道。

其實最初,功食道爺爺學藝是為了生存。

幼年喪父,加之母親身體不好,年少的他選擇用自己的手藝扛起整個家庭。

木工是一門苦差,這些年里,功食道爺爺在做活兒時受過許多傷,也曾被機器切斷手指。但他只是笑笑說:“我們做木工的受傷是常事,不用在意,生活就是先苦后甜,有苦有甜才叫生活。”

在老人心中,“生活固然有許多磨難,但只要認真執著,咬一咬牙也就過去了”,而當下的一切,才最值得珍惜。

如今,無需再為生活奔忙的他,隨孩子定居廣西,昔日討生活的手藝,成了閑來無事的消遣。

就如木心先生所言:“現在能做的事,是長途跋涉后的返璞歸真。”

為鄰居造些生活用具,給孫子做幾個小玩具,再將過程錄成視頻,發到今日頭條與西瓜視頻平臺,讓更多人看到中國的古老手藝,是他最大的樂趣。

幾塊邊角料,幾張玻璃紙,打磨、鉆孔,添上流蘇和一支紅燭,造成一盞六角宮燈,讓火光為小村夜幕染上一團暖黃;

一把木工刀,幾節新竹,系上紅色布條迎風而立,做出一個自動驅鳥器,為鄉親的生活添上幾分便利......

人們都說,世上就沒什么東西是老爺子不會做的。

老爺子手藝了得,但更令人敬佩的,是他的專注與匠心。

的確,種種傳統物件的制作,從結構組合原理到工具,無一處不需費心。

許多木工圖紙早已失傳,功食道爺爺必須一次次試驗摸索。

市面上買不到的工具,他也得親自制作。當時為做魯班凳,老人家曾手工磨出一根鋸片,最細的部分,只有0.3毫米。

但這一切,對早已把木匠手藝融入生命的他而言,卻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而在諸多工藝里,功食道爺爺最愛的,是榫卯。

因為在他心中,一榫一卯,一轉一折,暗藏奇妙玄機;一凸一凹,一陰一陽,彰顯平衡共生。這一近乎失傳的工藝,可以賦予木頭最美的靈魂。

老人家曾用一個微縮中國館,把榫卯之美發揮到了極致。

眾所周知,卯榫是木件多與少、高與低、長與短之間的巧妙組合,極其復雜,對尺寸的精準度要求極其苛刻。毫厘之差,都會對最后的成品產生極大的影響。

制造中國館模型所需的42根榫卯棱、4個榫卯柱,1個榫卯基,27道鎖.......筷子粗細的木條,指甲蓋大小的卯件,都靠功食道爺爺純手工慢慢打造。

極精致,盡專注,巴掌大的中國館,他做了整整5天,卻未曾有一絲一毫的不耐煩。

兒時拿起木工刀時,或許沒有人告訴過他要做到“擇一事,終一生”,但功食道爺爺卻憑一把鋸、一支尺、一條線、一塊木,懷著不為繁華所易的匠人初心,用一生完美地詮釋了這句話。

朱光潛先生曾說:“凡是藝術家都須有一半是匠人,另一半是詩人。”

功食道爺爺雖不是藝術家,但身為匠人的他,在廣西的山水之間,把自己的生活過成了詩,雖至暮年,卻仍趣意盎然。

如果有活兒要做,老爺子會著一身藍布衫,戴一頂舊草帽,攜一副繩規尺墨,在山野林間,用木料制出一套套榫卯陰陽。

而閑暇時,尋常人或許會在村頭老樹下放幾把竹椅,支一張小桌,呼朋喚友下幾盤棋,喝幾杯茶。

但功食道爺爺卻更樂得用竹子制一架水車,或扎一段花籬,再用隨手可得的食材做出幾道美食。

一塊溪巖充案板,一葉青芭蕉做盛器,讓楊梅叫花雞在火焰的炙烤下滋滋冒油,看新捕的魚在黑色鑄鐵鍋中把湯漸漸染得雪白,為冰糖葫蘆熬制的糖漿在氤氳的熱氣中翻涌沸騰......

從他的視頻里,人們可以讀出歐陽修的《醉翁亭記》:“臨溪而漁,溪深而魚肥。釀泉為酒,泉香而酒洌”的詩意。

居于鄉野,溪中垂釣,殺雞烹鵝是常事,可功食道爺爺卻偏要把最平常不過的事,變出許多花樣。

他用“無影掌”飛柴刀,使“棗核釘”捉兔子,再發內力震飛河中水鱉,還與老友在曠野中用一道辣子雞,一條清蒸魚,一番刀光劍影,上演一場食神大對決......

簡單的動作,配上無厘頭的特效,最后呈現出的,卻是另人垂涎的終極美味。

在一番“斗爭”之后,再和著江邊清風,山中朗月,來上一壺老酒,與好友在此間暢敘幽情。

網友評論道:“愜意人生樂享受,快活恩仇兩相忘。老爺子的日子就像一首田園詩。”言辭中滿是羨慕。

的確,在海德格爾的定義中,所謂詩意,其實就是創造。這種創造,是以一種適意的狀態,去面對周圍的世界,而世界也會向人們綻放出一種如詩般的意味。

在工作時,他有專注之享、收獲之樂。而閑暇間,功食道爺爺又用最簡單的一蔬一飯,一杯一箸,詮釋了無數人求而不得的詩意棲居。

而今,又添了小孫子常繞膝下,老爺子的生活,更是加上了幾分純粹而溫暖的快樂。

2017年,功食道爺爺的小孫子出生了。

為生活操勞了一輩子的他終于得以含飴弄孫。看著小嬰兒一點點長大,咿咿呀呀地學說話,老人滿心歡喜。

從前謀生計的手藝,也漸漸開始為小孫子服務。

幾根木頭,一塊軟布,做出一個簡易學步車,老爺子就守在孩子身旁,護他蹣跚學步。

“看著他一點點長大,一點點進步,我心里別提多高興了。”

小孫子再大些,功食道爺爺牽著他出門,遇見隔壁的孩子在玩撥浪鼓,還炫耀地向他說:“你沒有吧,就不給你玩。”

見孫子受了委屈,爺爺當即找來一根竹木,十幾分鐘的功夫,就變出一只青綠色的撥浪鼓,這是老人為孫子做的第一個玩具。

在此之后,功食道爺爺用幾段木料,一根細繩,變出會“做體操”的小人兒。

一抽繩便會飛上天空的竹蜻蜓。

再用幾節竹筒做出手搖泡泡機。

甚至是會走的小袋鼠,凡是小孫子想要的,功食道爺爺都能做。

而一只竹木雕出的小船,是小孫子的最愛。

“那時我為他做出一只小船,我們一起把船放在小溪里,他樂得咯咯直笑,站在水里都不想上岸了。”

老人羞于表達,但一件件細細打磨的玩具中,談及孫子的語氣神情里,都是掩不住的溫柔與疼愛。

功食道爺爺的作品仿佛有魔力一般,視頻中從不講話的爺爺,尚還不會表達的小孫子,枯燥乏味的木工活兒,卻能讓人安安靜靜地看上許久。

老爺子用他的生活,向人們詮釋著從容恬淡的生活美學。也通過今日頭條與西瓜視頻,向掙扎在快節奏生活里的人們展示,將一生付諸到一件事上究竟會有怎樣幸福的體驗。

雖然其中也有波折,也有痛苦,但就如老人所說:

“術業有專攻,隔行如隔山,換一個行業都要從零開始,換來換去一輩子很快就會過去。所以,干一行就要愛一行,要對這行感興趣。但是感興趣不代表只有快樂,沒有痛苦。從一而終,也會使你的人生獲得巨大成功。”

而孩子干凈的笑聲,爺爺純粹的匠心,對于浮躁社會中的人們,更是莫大的安慰。

讓人仿佛又回到那單純無憂的童年,喚起了塵封在記憶深處,或舉著紙飛機,或捧著小汽車,在爺爺做的玩具陪伴中度過的快樂時光。

11月5日-11月10日,上今日頭條關注@功食道參與指定轉發互動,爺爺特意為頭條西瓜網友制作的小孫子同款竹蜻蜓^_^

一起回到童年吧~

來今日頭條參與話題#爺爺做的童年玩具#,分享你的童年故事,還能贏得今日頭條限量定制頸枕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