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私募一哥離婚案7日宣判 妻子應瑩:徐翔沒法到場

原標題:昔日私募一哥離婚案7日宣判 妻子應瑩:徐翔沒法到場

“私募一哥”徐翔離婚案開庭,被凍結財產超過200億人民幣!

11月5日,徐翔妻子應瑩發布微博表示:“感謝大家的關注和鼓勵,前幾日我已收到法院傳票,我與徐翔的離婚案將于11月7日開庭宣判。屆時我將在開庭后告知大家判決結果。”

應瑩向新京報記者表示:“法院11月7號開庭宣判,至于結果我無法預計,希望能判離婚吧。我會過去,但徐翔沒法到場。”據應瑩介紹,宣判將于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進行。

這起離婚案的起因要追溯至4年前。2015年11月1日,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徐翔等人通過非法手段獲取股市內幕信息,從事內幕交易、操縱股票交易價格,涉嫌違法犯罪,被公安機關依法逮捕。2017年1月,徐翔被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并處罰金110億元,沒收案件中違法所得約93.37億元。

今年4月2日,應瑩向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提起四點訴訟請求,包括判令應瑩和徐翔離婚、判令雙方所生之子由應瑩撫養、請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本案訴訟費由徐翔承擔。

起訴狀顯示,應瑩與徐翔相識于1998年,當時她19歲,徐翔21歲,兩人于2000年左右確立戀愛關系,2004年1月18日登記結婚。婚后初期夫妻感情較好,但徐翔于2017年1月22日被判決犯操縱證券市場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徐翔長期被關押,應瑩只能獨立撫養孩子,生活困難,致夫妻關系失和,現要求離婚,孩子的撫養權、財產依法處理。

8月7日七夕晚上,應瑩曾公開發表近2000字文章《應瑩:關于離婚案的一點說明》(下稱“《說明》”),細述提出離婚的原因以及過往與徐翔相愛的點滴。應瑩在《說明》中透露,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億元的資產都受到查封,包括澤熙系公司的資產、徐翔父母名下以及夫妻名下的所有資產。此外還包括一些關聯朋友的資產也一并查封。

廣東法制盛邦律師事務所魏碧蓮律師曾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當下徐翔妻子應瑩申請離婚,無可避免地需要等待法院甄別結束后,夫妻共有財產才能進行分割。被查封的200多億資產中,其中93.5億用于繳納違法所得,剩余的財產是否屬于徐翔夫婦的夫妻合法共有財產,需要待法院進一步的甄別。目前而言,對法院在刑事罰金執行中,進行資產甄別的具體程序、時限等,法律上沒有明確的規定。

對于外界質疑本次離婚并非因為“感情破裂”,應瑩則希望外界能站在她的角度考慮。應瑩稱產生離婚想法主要是因為青島中院對財產甄別的事情遲遲沒有給回復。“這樣一來,包括親朋好友的財產等各方面壓力都到了自己身上,這也是與徐翔感情破裂的直接原因。”

8月29日上午,徐翔與應瑩的離婚案在青島監獄內進行,庭審歷經約兩個小時。庭審后,應瑩曾發布微博表示:“我相信法律是良善和正義的,我也強調一下我的態度,我會爭取孩子的撫養權,要求對家庭財產進行合理合法的切割,并可能在后續提起相關訴訟。”

隨后,應瑩與律師在入住的酒店大堂接受了記者的采訪。應瑩說:“離婚這件事,之前跟徐翔沒有直接交流過,我覺得還是比較難以啟齒,我大概是3月底4月初寫信告知他的,但一直沒有收到回復,我沒法判斷徐翔的想法。今天庭審時,徐翔說‘同意’離婚的時候情緒有點激動,其他時間他整體上比較嚴肅、沉默。”

“跟我去年10月見他相比,他瘦了很多,可能他壓力也有點大,但我還是希望他理解我。”應瑩說,在庭上沒有直接和徐翔溝通,主要還是律師在表態。據她介紹,徐翔的律師在庭上表示不同意離婚,并要求撫養權。但當法官問徐翔“本人對離婚的態度”以及“孩子同意由應瑩撫養”的時候,徐翔只回答兩個字“同意”。

魏碧蓮律師曾向新京報記者表示,當事人所委托的代理律師發表的代理意見本身應當受代理人意志約束,而不應是相違背的。法院會以案件審理過程中當事人最后一次正式發表的意思表示為準,可以是當事人本人的陳述也可以是所委托的代理律師的意見。

新京報記者 肖瑋 閻俠 編輯 汪世軍 校對

記者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