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雷軍放棄了一個夢想

原標題:今天雷軍放棄了一個夢想

“干翻華為”是雷軍的一個小目標,至少在拍照上是。

在 11 月 5 日小米 CC9 Pro 的發布會上,雷軍當年立的 flag 終于實現,這款主打拍照的機型,在評測機構 DxOMark 的榜單上,取得了和華為 Mate 30 Pro 并列第一的成績。年初喊著“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雷軍,此刻卻“低調”了起來:“我們和友商互相學習。”

雷軍和小米放低了姿態,“干翻華為只是一句玩笑話”,他這樣解釋說。今天的雷軍,暫時放棄了“干翻華為”的夢想。

用華為的方式,擊敗華為?

先回過頭來看看華為。如果你關注華為這幾年旗艦機的發展的話,應該會知道,和徠卡合作的影像功能,是華為逐漸站穩高端的關鍵一步棋。它不僅帶來了溢價,還讓華為的科技屬性逐漸濃烈,屢次屠榜 DxOMark 更是加深了這種印象。從那時開始,手機的影像功能,成了產品力的重中之重。

小米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2018 年 3 月,小米發布的 Mix 2S,第一次參與了 DxOMark 評分,當了幾個小時的全球第一(后被華為 P20 系列超越),到五月份,小米組建了獨立的相機部門。總而言之,就是死磕拍照。用雷軍的話說,就是“干翻華為”。

雷軍今天低調地承認,“干翻華為”只是一句玩笑話,但終于,小米在 CC9 Pro 上做到了 DxOMark 的第一名,雖然是和華為 Mate 30 Pro 并列的。

具體到子項上,照片得分是 130 分,比 Mate 30 Pro 低 2 分,而視頻得分則是 DxO 第一。照片方面,加分較多的是對焦、變焦表現,但偽像和夜景和華為有一些差距。

這顆像素數高達一億的主攝,依然是最搶眼的。此前概念機 MIX Alpha 上也曾搭載這顆傳感器,但那畢竟是概念機,CC9 Pro 成了第一款公開售賣的一億像素機型。

這顆由小米和三星聯合研發的 CMOS,支持 1.08 億像素直出,1/1.33英寸大底,是目前最高的。光圈為F/1.69,7P鏡頭設計,尊享版則為 8P 鏡頭,支持像素四合一技術,合成后單位像素可達1.6μm。一億像素平時很少能用到,但是像素合成后的照片依然有解析力的優勢,再配合一顆大底,硬件層面的領先還是客觀存在的。

長焦方面,雖然沒有潛望式變焦結構,但配備了 2 倍和 5 倍兩枚不同焦段的定焦鏡頭,再結合數碼變焦,實現了 10 倍的混合變焦。長焦鏡頭支持 PD 雙核對焦,1.4μm 像素,基本上是兩年前主攝的水平。

超廣角自然是不會缺席,另外微距功能也是由一顆獨立的鏡頭擔任。雖然說五攝也有營銷的層面考慮,但小米 CC9 Pro 在相機模組規格上的堆料,確實夠狠。

小米 CC9 Pro 6+128 版本售價 2799 元,雷軍在發布會上不斷強調,這是 DxOMark 排名前五的手機中最便宜的一款,這沒錯,但這也和 CC9 Pro 的定位有關系,它不是旗艦機,采用的是高通驍龍 7 系處理器,這樣雖然拉低了 CC9 Pro 的起售價,但也對體驗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一億像素的圖像信息,對于處理器的壓力很大,730 顯然不如 8 系游刃有余,選擇一億像素拍照之后,會有一個明顯的處理等待時間。

小米 CC9 的其他配置方面,最亮眼的是一顆 5260 mAh 的大電池,快充則為 30W,采用了小米許久沒使用的曲面屏幕,但供應商不是三星而是國產的維信諾。

CC 是小米收購美圖后,最新推出的產品線,它的定位很簡單,就是死磕拍照。在 CC9 Pro 上,我們看到了小米“用華為的方式超越華為”以及“在華為熟悉的戰場正面擊敗它”的野心,雖然不少人依然對 DxOMark 的公信力頗有微詞,但這也確實是目前一個相對公平的量化拍照水平的途徑了。

但眼瞅著已經 11 月, 回望小米這一年的機器,有主打性價比的,有主打5G的,有主打拍照的,但沒有一個是超過 4000 元的、方方面面都達到頂尖水準的機器,也就是說,小米在驍龍 855 這一代并沒有“真旗艦”。對于米粉們來說,這是一個略顯遺憾的事情。

從不服就干,到相互學習

今年對于小米來說,是壓力山大的一年。

今年年初,雷軍放飛自我的那場發布會讓我記憶猶新,“生死看淡,不服就干”成了小米這半年多來的主旋律。很明顯,今年也是小米節奏快速的一年,紅米獨立,小米推出更多的產品線,甚至還有MIX Alpha 這樣的產品。

但在剛剛出爐的 Q3 市場數據中,能明顯地看到,華為和小米 OV 們拉開了明顯的差距,尤其是小米,是國產大廠中同比下滑最狠的,而過去小米引以為傲的國際市場增長,也已開始放緩。一方面,是因為受國際形勢影響,國內市場的華為已經是拼盡全力,其他家都沒能幸免,國際市場,較早出海的小米已經進入平穩期。另一方面,也和小米的產品節奏有關系,沒能在性價比之外樹立額外的形象標簽,線下渠道也被華為擠壓了不少。

于是,今天的雷軍在發布會上完全換了一種風格,雖然也和友商對比,但不再懟天懟地。甚至還有一些“示弱”,談及小米和華為的競爭,雷軍發表了一長串的感言:“有人說,最刻骨銘心的恨就是對友商的恨,但我要說,有這樣的友商是小米的幸運,我們和友商是相愛相殺,互相超越,互相學習,希望大家能像支持友商一樣支持小米,我們都是優秀的國產廠商,年輕的小米更需要關愛……”

從“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到“互相學習”,只需要半年時間。“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發布會上的雷軍已經這樣呼喚大家對于小米的關注了。如今國內的市場份額,確實是華為一花獨放。

有意思的是,今年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被問到了對于蘋果的看法,他的回答和雷軍對于華為的評價如出一轍。

其實回望過去幾年,小米與華為的競爭,一個很重要的改變是品牌形象層面上的,曾經,“新國貨”是小米的口號,小米也確實很大程度上沾了這個口號的光,成為中國科技企業的代表之一。但幾年時間過去了,華為成了民族科技企業的代名詞,甚至是唯一的代名詞。最早喊出新國貨的雷軍,能一點都不吃醋嗎?

此番背景下,讓自己站在華為的同一水平線上,就已經是宣傳側的成功了。兩家中國公司霸榜 DxOMark,就是這樣故事的絕佳注腳。

華為這些年的逐漸崛起,當然不只是因為拍照好,但對于消費者來說,這確實是華為產品的一個標簽。小米在拍照上的努力,無論是為了產品力的提升,還是單純為了和華為競爭,終歸是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來了,但華為走向高端的路,并不好復制。今年的小米選擇了“蟄伏”,無論是柔性屏,還是拍照的技術,都是驚鴻一瞥并未全盤托出。明年,小米是時候帶來一些驚喜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