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媳嫌公婆把婚房裝修的太土被狠懟:讓你掏錢了嗎,要么忍要么滾

原標題:兒媳嫌公婆把婚房裝修的太土被狠懟:讓你掏錢了嗎,要么忍要么滾

我以前解決過一個關于裝修的真實實例,這家的公婆出錢給孩子買了婚房,另外給五十萬給做豪華裝修,但前提是,這家的公公是個文化人,曾經當過領導,比較愛拿主意,他就要干涉婚房的選址,戶型選擇,包括裝修的風格。

其他兩個都沒有什么異議了,就偏偏在這裝修風格上,準兒媳和未來公公起了很大的爭執,公公要裝新式中式風格,都是雕花木頭的那種,兒媳要裝最近流行的地中海風格,這公公年紀大,兒媳年紀小,審美差距南轅北轍,實在是無法統一,而且雙方是在這裝修上拒不退讓。

你可能很難想象出來,就為了這件事情,這姑娘吵著鬧著,就不肯嫁了。原因也是挺有意思的,她認為這老公公也太強勢了,婚房裝修是小,以后要是嫁進他們家,肯定有的罪受。就因為這個,就死活不嫁了。

對方不尊重她的意見,把她視若無物,讓她感覺很不受重視,明明婚房也不是給公婆住的,他們非要插手,難道不就是給她下馬威,沒進門之前拿她一把嘛,姑娘是這么認為的。

我當時就問了姑娘一句話,你出錢了嗎?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這句話,問的特別沒意思,出錢沒出錢的,人家姑娘說的本來就是對的啊,這婚房老兩口也不住,他們瞎摻和什么,他們是掏錢了,但既然是給兒子兒媳婦準備的,那就別太計較是不是你出的了,決定權還是應該交還給孩子們,畢竟你已經贈予了,還把權利抓在自己手上,那就是強勢。

我就問,憑啥?我出了錢,我憑啥不能行使決定權,方臉是個純幫理的人,甭管對方什么身份,什么交情,我都不管只站真理。婆媳矛盾,婆婆錯了,那就是錯了,沒有長幼尊卑,媳婦錯了,同樣是錯,沒有女權保護。

你就說,公婆全額買房和裝修,等于小兩口就是提包即住,沒有一分錢的成本,這房子本質上和小兩口有什么關系嗎?除了名義上是給他們入住的以外,難道其他實質上不都是屬于出資方,也就是公婆嗎?

我認為這個邏輯是沒有錯的,認為公公強勢,拿喬兒媳的說法,我才覺得有些田園女權了。

你想有選擇權,不是用嘴巴說說,你拿行動出來啊,要么入股買房,要么出錢裝修。

只要你拿出了實質的行動,哪怕你不說,對方也不會忽視你的權利,即便對方忽視了,他也無權做主,因為你可以實質拿出證據,這房子的的確確有屬于你的一部分,誰也無法辯駁。

說白了就是一句話,房子相關的問題上,我的統一意見就是:誰是出資方,誰就是老大,其他的,統統不作數。想擁有話語權,那就占份額,其他都不好使。

小野很明顯是不懂得這個道理的,她要是懂,她也不至于臨結婚了被男方家退婚,弄得自己顏面盡失,想挽回吧,又開不了這個口,拉不下這個臉。這事兒誰都不能怪,要怪就怪小野她自己那張臭嘴,亂說話根本不知道收斂,還怪小野太過爭強好勝的要面子,非要和男方家叫板,結果呢,弄得自己騎虎難下。

這件事兒說起來都很滑稽,很多人都覺得匪夷所思,感覺這個小姑娘就跟鬧著玩兒似的,根本不是真心實意要結婚,起碼她做的事情,說的話,真的非常不留情面,真的讓人覺得很迷。

小野今年也就是24歲,家庭條件一般,這個姑娘吧,長得算是好看的類型,瓜子臉,皮膚白,又瘦腿又長,不好的一點是,這姑娘的文化程度不算高。

小野原名叫王淑佳,她的名字和她的性格實在是太不像了,她太活潑,性子也很野,所以朋友們都叫她小野。

小野家家庭條件不是很好,父母都是在外地打工的,小野從小跟著奶奶過,初中畢業以后,因為無心高中,成績也太差,本來是不想上學的,可是父母不依,狠狠把小野收拾了一頓以后,小野老老實實的聽了父母的安排,就讀了一所職業中專衛校。

畢業了以后,小野的性子稍微改了一點,回到了老家,在鎮子的衛生所做一名護士。

小鎮青年結婚向來都是比較早的,小野二十一,二十二歲的時候,家里就開始忙活開了,給小野張羅相親。

小野生的好看,工作在鎮子里也算是體面的,雖然家境很一般,但也算是條件不錯的,單沖著漂亮這一點,都算是比較吃香的了。

小野相親的次數是不少,但是她都沒有相中的,她年紀小,自然是心高氣傲一些的,希望能找個長得帥,有多金的,少一樣都不行。

她自己就曾經說過,長得帥的乞丐和有錢的癩蛤蟆,在她眼中都一樣,她都看不上。

就這么挑挑揀揀了很久,還真讓她遇到了自己心目中的白馬王子。那個男孩名叫顧言,很多人見了都覺得不帥,但小野就是喜歡,因為這個男孩在她的心中很特殊。

顧言和小野算是舊識,兩人曾經是校友,初中曾經同班同桌過一年,小野記得,那個時候自己是個吊車尾,經常忘帶書,外帶筆,顧言曾經數次把自己書撕成兩半,偷偷幫自己蒙混過關,逃避懲罰。

雖然都是一些小事情,但小野一直記得很清楚,或許是因為從小爸爸媽媽不在身邊的原因,她在這個男孩身上找到了一絲溫暖。但這僅僅是青春期朦朧的悸動,后來的很多年,小野沒有對方的聯系方式,徹底斷了聯系。

直到那次相親,兩人一見面就面面相覷,然后捧腹大笑,笑的媒人都莫名其妙。

兩人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然后異口同聲的說了句“原來是你啊”,說完兩人自己都愣住了,為了打破微妙的氣氛,兩人接著又說了一句話,又是異口同聲。

“好久不見”。

其實倒不是兩人故意搞什么電視劇浪漫氣氛,他們倆笑那時真的有意思,不是因為對方,而是因為媒人那張天花亂墜的嘴,把對方都說的完全不像本人,見了面以后他們倆才笑的如此開心。

再次相遇,小野自然是沒有錯失機會,很快和顧言就建立了戀愛關系,其實顧言比小野大了兩歲,如今研究生還沒有畢業,是不打算很快結婚的,但小野死纏爛打,讓顧言無從招架,兩個人也算是一對真實版的歡喜冤家。

但是撇去緣分,撇去感情,兩人是真的不般配,兩人的文化程度,以及思想高度不統一,尤其是在性格上,剛開始還好,后來還是產生了一些小摩擦,但有的時候,小野的無知和任性,真的讓顧言覺得很無奈,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繼續下去。

但顧言是個不果敢的人,他猶猶豫豫地訂完了婚,還是沒有想明白這個問題。直到婚房上的意見分歧出現,他才深刻的明白了,自己和這個女孩不會有未來。

顧言家還算是比較富裕的,給小兩口買了一套兩層的復式小別墅,除此以外,花了三十五萬裝修。

房子呢,是顧言父母幫忙裝的,但顧言的父母剛開始曾經和小野說過,問她對裝修的意見,要不要來看著之類的,當時小野怕麻煩,就推脫了,說了話還挺好聽的。

“叔叔阿姨,我相信你們的眼光,你們看著辦,裝什么樣的我都喜歡。”

可真等公婆裝好了,她又是另一個說法了。第一次和顧言兩個人一起去看房,小野看完后對顧言說的第一句話就是。

“你爸媽是怎么做到選的每一樣家具都那么丑的?簡直把我丑哭了,這裝修簡直就是災難,都什么年代了,竟然還裝這種華麗歐式風格,你爸媽的審美我簡直不忍直視,我無法想象我要在這樣的房子里生活,我想到我都快窒息了,對不去,我要出去透口氣!”

顧言看著小野一系列特別浮夸的言語和舉動,很無語,他覺得挺好的,父母做的風格雖然不時尚,但是搭配還是很不錯的,東西也都是很實用的,不是花架子,擺設用的。

他試圖說給小野聽,畢竟已經準備結婚了,顧言也想通了,就算小野有些粗鄙任性,他也打算包容她,結婚以后再慢慢教她,幫助她慢慢變好。

可是呢,小野什么也聽不進去,最后竟然還哭了,并且還耍起了任性。

“我實在是受不了,我絕對絕對不要住在這種房子里,要是這種裝修我寧愿不住,你去和你爸媽講,重新做裝修,這樣的絕對不行,太土了,我看著都覺得尷尬。”

顧言也只是把小野的話當成了氣話沒有當真,哄了哄以后就把小野送回了家,但是當天晚上,小野又打電話過來了。

“你和你爸媽說了嗎,我們婚期近了,再不重裝可就趕不及了!”

顧言這才發覺原來小野是認真的。

“小野,你知道這裝修花了多少錢嗎,重新做一個別說時間夠不夠的問題,之前的裝修可就打水漂了,你知道嗎?”

小野不以為意:“我知道啊,可是你爸媽裝成這樣子,還不如不裝呢,這婚房是我們倆住的,我要是不滿意,住進去不舒服,還有什么意義,反正不管怎么著一定要重裝,這一次我會親自盯著,不讓外人插手。”

小野的這番話,一下子惹怒了顧言:“你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外人,我爸媽裝的哪樣了?不是你當初說要讓我爸媽裝的嗎,現在全都怪到我爸媽頭上了,你可真有意思!”

小野也生氣了:“我不管,反正必須重裝,不讓我滿意婚就別想結!”

話被小野說到了如此決絕的地步,顧言也不管不顧豁出去了,他狠狠懟了小野一通。

“王淑佳,你有什么資格去要求這要求那的?我問你,買房你出一分錢了嗎,裝修你掏錢了嗎?都沒有,那你有什么資格在這里嘰嘰歪歪提意見,我告訴你,要么忍著要么滾,好好想想,你自己選一個,你以為裝修是過家家呢,你一個月兩千,三十五萬裝修說換就換,要換你就自己掏錢,別再挑戰我的底線。”

氣頭上的小野,當時就接了話:“你竟然要我滾,那好,就一刀兩斷,退婚!”

小野當下說完很解氣,但第二天她就后悔了,因為顧言不像她就是說說而已,他說一不二真的把婚退了,實在是有點讓人始料不及。

但終究婚事還是黃了,要說這事兒是以為婚房裝修,其實也不是,這只是表面的,說到底,還是門當戶對的事兒。不門當戶對,兩人的思想壓根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就不是一個level,即便不會出現裝修的問題,也會出現別的問題。

但裝修這個問題也很重要,畢竟它是整個事件的導火索,如果沒有它,或許兩人的關系不至于惡化到如今這個地步。

小野覺得自己有權利去干涉裝修,但她犯了兩個錯誤,這兩點顧言也都提了出來,一是她壓根沒有出錢,沒有出錢就沒有話語權,雖然很殘酷,但現實就是這樣,婚房是給你住的沒錯,但這也不代表這就是屬于你的,你有居住權,但并沒有決定權。

二是其實男方已經給過她機會了,是她自己沒有抓住,那么接下來又反悔,這種操作真的就很幼稚了,都是成年人了,既然自己認可的東西,就不能反悔,這做人的道理,更體現人品。

或許這兩人的結合從一開始就是有緣無分,注定不可能在一起,單單從一件小事情,也不難看出兩人的差距。

有的時候就是細節決定成敗,你以為你有權利,但其實一切都是你以為,婚姻也是如此,別總是我覺得如何,你應該如何,沒有誰應該絕對的服從誰,撒嬌,任性也要有限度,懂得分事情的輕重。

互相尊重,吵架請把難聽的話憋回去,降低火藥味,其實回過頭你會發現,很多事情本來根本沒有爭吵的必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