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簽RCEP 印度的貿易逆差焦慮癥

原標題:拒簽RCEP 印度的貿易逆差焦慮癥

印度不愧是RCEP中名副其實的釘子戶。15個國家在經歷了七年漫長的等待之后,等來的依然只是印度的一句“退群不干”。七年間,印度的態度反反復復,理由無非是于己不利,認為伴隨貿易擴大而來的只會是貿易逆差,頗有美國的封鎖態度。不過,只靠步入下行通道的內部經濟,可能難以支撐起印度的“大國愿景”。

拒簽RCEP

4日,第三次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領導人會議在泰國曼谷舉行。會后,與會領導人發表聯合聲明宣布,RCEP 15個成員國結束全部文本談判及實質上所有市場準入談判,并將致力于確保明年簽署協議。

“出于國家利益,我們做出了不加入RCEP的正確決定。印度真誠地參加了RCEP,并進行了艱苦的談判。印度有重大的核心利益尚未解決。”就在15國為這場歷時七年的談判畫上完滿的句號時,印度外交部的一紙聲明表明了自己的態度。3日印度總理莫迪與東盟領導人合影時還是大笑的狀態,一天后就將自己隔離在了這個朋友圈之外。

RCEP,即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的英文簡稱,由東盟10國發起,邀請中國、日本、韓國、澳大利亞、新西蘭、印度6個對話伙伴國參加,旨在通過削減關稅及非關稅壁壘,建立一個16國統一市場的自由貿易協定。協定將涵蓋約全球人口的一半,國內生產總值約占全球的32.2%,貿易額約占全球的29.1%。

“我的良心不讓我加入RCEP協定。”對于拒絕入群的理由,莫迪給出了這樣的解釋。根據莫迪的說法,目前RCEP協定沒有充分體現RCEP的基本精神和一致的指導原則,沒有令人滿意地解決印度的問題和關切,因此,印度不可能加入RCEP。此外,莫迪還認為這個協議未能照顧到印度包括農民、商人、工人、消費者以及各行業的利益。簡言之,就是印度認為談判結果不利于自己。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小雪表示,RCEP談了七年遲遲沒有達成一致,主要就是因為印度。這七年中,印度一直是最大的阻力,認為自己的要求在談判中并沒有得到滿足。

不過,即使印度不加入RCEP,也不妨礙這個世界上人口數量最多、成員結構最多元、發展潛力最大的東亞自貿區的呼之欲出。事實上,其他各國早就等不及了。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對RCEP歷時七年談判仍未完成表示不滿,要求排除印度盡快簽署協議。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力挺RCEP,“我們需要一個開放、規則明確的貿易系統來維持經濟增長,必須維護世貿組織的地位,就東盟而言,需要通過RCEP等具體的區域貿易協議來加速更深層次的經濟一體化。”菲律賓財政部長多明格斯也坦言:“是時候結束長達七年的談判了。”

國內的反對聲

前一天是笑臉,后一天就成了黑臉,在國內一波接一波的反對浪潮之下,莫迪也很難。《南華早報》在報道中指出,莫迪正面臨來自國內的批評,不少聲音認為,印度已經對其他15國存在貿易逆差,RCEP更會帶來大量進口貨物,將對當地工業造成沖擊破壞。

乳品就是其中之一,印度當地的奶牛養殖戶對于加入RCEP后可能會遭受到的來自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乳制品威脅擔憂不已。印度漁業、畜牧業和乳品業部長吉里拉吉·辛格近日還曾公開發言,要求印度商務部在談判時,要將乳制品行業排除在RCEP之外。印度鋼鐵工業部門也已經表達了類似的擔憂。

在印度看來,乳制品只是貿易沖擊的縮影之一。印度金融資訊門戶Money Control指出,RCEP可能會要求印度在未來15年內對目前進口到該國的商品削減約90%的關稅,印度市場由此將有更多來自中國的商品,以及源自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乳制品。2018-2019年,印度已經與11個RCEP成員國出現了貿易逆差。印度方面公布數據顯示,2019財年印度對潛在RCEP成員國的貿易赤字將達到1050億美元。

劉小雪告訴北京商報記者,RCEP的目標是通過削減關稅等更開放的措施,來建立更廣泛的自貿區,而從印度過往的經驗來看,雖然貿易交流范圍是擴大了,但貿易赤字也在隨之增加,其中跟中國的貿易逆差可能會進一步擴大。

杞人憂天的態度之下,印度不止一次在談判過程中反悔。早在10月12日,在曼谷舉行的RCEP貿易部長會議上,由于持續存在的分歧,各方沒有在會后發表聯合聲明。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印度希望針對進口產品實施一種“自動觸發”保護機制,以便更好地保護本國企業不受進口產品激增的影響。

“其實阻止印度加入RCEP的主要是國內因素,現在印度經濟不振,國內對莫迪的反對聲比較大,且現在印度的經濟一時半會兒也沒有復蘇的跡象。”劉小雪坦言。據印度報業托拉斯4日報道,國大黨、印共(馬)、草根國大黨、達羅毗荼進步聯盟等政黨領導人當天齊聚新德里,討論經濟下行及RCEP談判對印度的影響,要求莫迪政府為“經濟放緩、失業率飆升、農業危機”等問題負責。

莫迪的壓力

在滿足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和擴大開放帶來的新機遇之下,莫迪選擇了前者,但這個選擇也挑戰重重,畢竟以印度現在的經濟形勢來看,要想以一己之力對抗全球深度衰退的壓力,并不容易。

今年以來,印度經濟失速的證據越來越多。二季度實際GDP增速降至5%,已經是連續第五個季度放緩,并創下自2013 年一季度以來的新低;私人部門投資和消費增長均相對低迷,拖累整體增長水平。在上個月的最新預測報告中,世界銀行下調印度2019年的GDP預期,從7.5%下調至6%。

制造業的壓力正懸在印度的頭頂。今年8月,印度的制造業PMI指數降至51.4,創15個月以來新低。IHS Markit首席經濟學家利馬表示,除非制造商愿意加大投入,否則短期內很難看到制造業的復蘇。此外,印度乘用車市場已經連續十個月出現下跌,繼7月銷量同比暴跌31%之后,8月數據進一步惡化,大跌了41%。

在今年8月連任成功時,莫迪許下了金口玉言,提出了自己第二任期(2019-2024年)的五年國家愿景,宣布“要在五年內將印度建成5萬億美元經濟體”,并將寶押在基礎設施建設和外資兩方面。因此在這一背景下,印度政府在今年9月進一步推出了大規模減稅手段來刺激經濟和投資需求。

但莫迪的“五萬億之夢”沒有那么簡單。因為經濟增速下滑嚴重,大批企業削減產能,印度政府的相關稅收可能難以完成。而印度目前的財政赤字情況已經不堪重負,10月31日公布的數據顯示,印度上半財年的財政赤字已經約占全年赤字目標的93%。減稅政策將讓印度每年損失稅收收入1.45萬億盧比。

而要拉動投資,如今排斥多邊協議的印度,似乎也沒了優勢。有舍才有得,于印度而言,放棄了RCEP創始國的身份之后,意味著失去了以較低成本融入東亞產業分工體系的機會,也失去了在這個約有35億人口、GDP總和高達23萬億美元的自貿區跟進現代化的機會,相反,坐擁制造業低成本的東南亞各國則可能會進一步擠占印度的位置。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湯藝甜/文 CFP/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