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郡汽車資金告急愁續命,合資夏利需20億現金如期到位

原標題:博郡汽車資金告急愁續命,合資夏利需20億現金如期到位

在新能源、自動駕駛、車聯網發展大潮下謀求打出一番新天地的新造車企業們,有一些已經開始后勁不足。博郡汽車在歷經半年多的等待終于與一汽夏利成功聯姻之后,看似取得了突破性進展,但事實上,來自資金、人員、渠道等方面的難題仍是博郡汽車需要翻越的一座座大山。

作為新造車中的非一線企業,博郡汽車雖然成立時間并不短,但一直以來卻鮮有聲音,從今年下半年開始,種種負面消息的出現,讓這個本就知名度不高的新造車企業陷入持續的被動狀態。另外,新能源車市隨著補貼退坡、特斯拉國產等關鍵節點即將到來,決定市場格局的大門也即將關閉。原計劃于年底前上市、2020年一季度交付的新車能否如期實現,讓博郡趕上這趟末班車,是擺在博郡面前的棘手難題之一。

聯姻夏利,各取所需

近日,已多時沒有新動作的博郡汽車迎來了難得屬于自己的好消息。

一汽夏利(SZ000927)發布公告稱,一汽夏利與博郡汽車雙方組建的合資公司已經取得營業執照,這意味著博郡汽車正式獲得了生產資質,可以生產銷售新車。

事實上,雙方的合作從意向到落地可謂十分漫長,早在今年4月,博郡汽車就曾宣布將與一汽夏利組建集生產銷售于一身的新能源汽車合資公司,在歷時7個多月后,雙方的合作終于進入了實質性階段。

公告顯示,天津一汽夏利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整車相關土地、廠房、設備等資產及負債出資,作價5.05億元出資,持股比例19.9%;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以現金出資20.34億元,持股比例80.1%,在天津成立合資公司。

對于博郡汽車而言,與一汽夏利合作解決了生產資質難題,后續產品生產銷售得以繼續,而對于一汽夏利來說,老牌國企的昔日輝煌早已不在,將“資質”發揮最大的價值,盤活自身資產的同時也實現了“二次創業”,不失為當下扭轉困局的良策。

不過,雙方合作看似雙贏的局面下,也暗藏風險。在一汽夏利發布合資公告后,收到深交所的問詢函,要求一汽夏利說明交易完成后一汽夏利主營業務情況、公司的持續經營能力以及是否與控股股東存在同業競爭等問題。另外,由于南京博郡凈資產5734.15萬元,虧損卻近4.8億元,面對如此高負債的情況,深交所要求一汽夏利結合交易對手方的財務狀況,說明交易對手方是否具備相應的支付能力和資金來源,合資公司成立后的生產計劃與安排。

博郡如何拿出這20億元的現金?

資金壓力高企,產品量產成疑

不同于蔚來、小鵬等車企,同為造車新勢力的博郡汽車雖然成立于2016年,但至今業界也鮮有聲音,顯得格外低調。董事長、CEO黃希鳴是技術出身,據官方介紹,黃希鳴從事汽車技術領域已超過20年,曾就職于福特和通用。

今年4月,博郡在上海車展前夕發布了兩款電動SUV產品博郡iV6和博郡iV7,其中iV6是品牌首款量產車,現已正式開啟預定,根據規劃,iV6將于今年年底前上市,并與2020年一季度交付。另外,博郡還計劃在全國11個主要城市建立“博郡世界”、另外建立50家“博郡秀場”覆蓋80%以上城市,并建設65個服務中心。

然而,這些計劃現在大多仍在PPT上,并未照進現實。截至目前,博郡仍未有一家正式的線下渠道建設完成,作為產品銷售和交付的關鍵一環,線下渠道的缺失,也讓剛剛建立的新合資公司能否快速實現交付量產成為了疑問。

新造車們雖然手握著資本武器實現了快速發展,但也受制于資本的不斷輸血得以生存,在資本寒冬下,缺錢,正嚴重困擾著博郡汽車。

從今年5月開始,博郡汽車便因拖欠年終獎、加班費遭遇員工維權,據悉,博郡承諾的年終獎發放時間為4月15日,但逾期未發。另外,日常工資也出現了拖欠以及社保公積金斷繳的現象。

今年6月,博郡汽車對外稱,獲得總規模25億元的融資,投資方包括銀鞍資本、盛世投資、中科產業基金、住友商事、寶時得、浦口高投、園興投資等。但據內部員工爆料稱,該部分融資并未完全到位。

據一汽夏利董秘稱,根據雙方簽訂《股東協議》的約定,合資公司取得營業執照之日起30日內完成首期交付出資10億元;在合資公司成立6個月內且已經取得汽車整車生產資質后完成剩余繳付出資10.34億元。

一汽夏利與博郡汽車成立的合資公司名為天津博郡汽車有限公司,已于11月20日取得了營業執照,本月20日前博郡需要籌集10億元現金。

對于無法支持員工年終獎的博郡汽車來說,當下最大的問題是,錢從何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