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瑞混改,有一說一

原標題:奇瑞混改,有一說一

12月4日,奇瑞發布消息,混改落地。而不為人所注意的是,就在3日,長安新能源的混改也達成簽約,可謂不約而同。不同的是,一個沸沸揚揚,一個波瀾不驚。

關于奇瑞混改,記者覺得,信息碎片化的時代,我們更需要結構性的思考,慢下來好好想想是很有必要的。畢竟,一家地方國企,混改進行了將近兩年,去年還流拍,這其中的曲折,內部人不愿意說,外人也不好臆測。我們需要從更高的層面來解讀,來看看這種行業趨勢下的動態。

為什么要混改

奇瑞為什么要混改?這是個根本問題。首先,當然是募集資金。多年來負債率一直很高的奇瑞很缺錢,就像長安新能源也很缺錢。對此,奇瑞方面也對記者表示,增資擴股的目的之一,就是實現企業可持續發展,降低財務壓力。另外,從體制來講,作為地方國企的奇瑞,也到了不能不改的地步。

我們都知道國企的體制,在當前的競爭態勢下,實際上是非常吃虧的。記者在國企待過十幾年,深深理解國企的體制,機構設置完備,流程完整,但是,這種體制的缺點也很明顯,就是反應速度沒法跟民營企業相比。

這幾年,汽車行業的變化很明顯地顯出了國營和民營兩種企業活力的差別。吉利和長城,已經脫穎而出,而一汽、東風、長安、奇瑞,這些國企,都在競爭中或多或少顯示出步履艱難。而混改就是要改掉這種機制,更好地進行市場化。

南方周末去年曾以一篇《國企混改:究竟改什么?》發出過這樣的天問。除了募集資金,“混改背后涉及國資監管體制改革,才是國企混改的核心。”因為,過去那種效率低下的“管人管事管資產”的國資監管方式,捆住了國企的手腳,甚至形成了中國式的內部人控制。

就像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教授鄭志剛所說,這就導致了所謂的“所有者缺位”,這也是目前國企改革強調“從管企業到管資本”背后的深層原因。

所以,啟動混改,是國營體制下的車企正確的出路。特別是去年“合資股比放開”的趨勢確定之后,汽車行業的混改形勢就變得更加緊迫。從奇瑞來說,去年的混改流拍,到今年終于能夠落地,都反映了這種趨勢的變化。

而且,奇瑞對于蕪湖的意義也是不言而喻。從GDP來看,蕪湖市2018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3278.53億元。而根據2018年中國汽車工業營收三十強的數據,奇瑞控股集團(奇瑞的母公司)為689.85億元,換句話說,奇瑞一家就占到了蕪湖市GDP的21.3%左右。奇瑞的混改對于蕪湖而言,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

從頂層設計層面來看,混改也進入了攻堅階段。今年第四批混改企業名單的出臺,讓混改的范圍更加擴大。從前三批總共只有50家,第四批一次性增加到160家試點企業來看,混改在2020年將成為主流。

第一家進行混改的聯通董事長王曉初

按照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大學法律經濟學中心聯席主任鄧峰的設想,“原來的國有大股東不妨從直接的管理者,變成幕后的監督者,控制監事會而不是去控制董事會。”目前看來,奇瑞混改的方向和做法正是這樣。而且,從一開始,奇瑞的混改就是順勢而為而已。只不過,這種順勢而動,在奇瑞那里,變成了“藏貓貓”一般,有種不敢見人的小媳婦勁兒,這就很被動了。被媒體放大后,變成了猜謎游戲。

挺光明正大的一件事,卻搞得遮遮掩掩,甚至有點灰頭土臉。當然,地方政府作為大股東,不愿意事先宣傳以免被動,這也是現實的考量因素。但是既然大趨勢如此,為什么不找個傳播高手來正面傳播一下呢,還是有必要的吧。

而我們從這次奇瑞混改的結果來看,雖說新股東青島五道口是基金,山東高速旗下兩家公司成為有限合作人,但背后其實是青島市即墨區操盤,結合長安新能源混改的四家基金背景,此次還是屬于帶著國資背景的混改,從今年和去年的比較來看,混改的思路似乎發生了細微的變化,這點因為沒有研究透,不敢亂說。但總體上講,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是混改的最大意義和訴求所在。

為什么選擇青島五道口

奇瑞這次混改,真正的新股東為北京五道口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北京五道口”),其董事長、創始合伙人是周建民。根據啟信寶的資料,周建民在21家企業擔任法人,在8家公司擔任股東,36家公司擔任高管,影響力和能量可謂驚人。

讓媒體奇怪的是,為什么摘牌的青島五道口新能源汽車產業基金企業(有限合伙)(簡稱“青島五道口”)是成立于8月?奇瑞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這是掛牌程序要求的,必須是新成立的第三方公司。這也解釋了為什么前期傳得沸沸揚揚的“騰興長三角”也是成立于8月。

作為參與奇瑞增資擴股項目專門設立的基金主體,青島五道口的注冊地為山東省青島市即墨區的青島汽車產業新城。而且,此次摘牌首期繳納的100億元,主要就來自青島市即墨區下屬國有投資平臺及山東省內大型企業(山東高速),即墨區成為青島五道口的重要基石投資者。這也是說青島五道口有即墨區政府背景的原因所在。

其實,除了安徽本省之外,山東也是奇瑞目前銷量最大的省份。今年1~10月,奇瑞在山東的累計銷量超過了2萬輛。這也是奇瑞混改,主導混改的當地政府將目光投向山東的原因所在。這也是山東方面“苦無車久矣”的解決之道。

目前我們知道的是,青島正在全力建設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基地,而即墨區是青島新能源汽車產業的“主戰場”,目前已規劃93平方公里的土地用于新能源汽車項目落戶。截至目前,已有一汽解放、一汽-大眾、一汽新能源3家車企及400家零部件企業在即墨落戶。所以,奇瑞的加入,無疑是即墨的又一重要投資事項落地。

再說回北京五道口。這家公司成立于2014年。董事長周建民的另一個身份,是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并購重組研究中心聯席理事長,該學院前身是有中國金融界“黃埔軍校”之稱的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此前有媒體報道,周建民與鼎暉投資總裁焦震同為山東大學校友,與上海瑞業投資的林隆華也關系密切。周建民跟奇瑞汽車董事長尹同躍也是老相識,媒體也都講過,讀者自己百度,不再贅述。

周建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為了此次奇瑞項目,北京五道口組建了專業的管理和顧問團隊,且團隊中多人熟悉汽車行業,了解奇瑞,對奇瑞發展的歷史、優勢甚至問題,都看得比較清楚。應該說,盡職調查做得相當到位。

而奇瑞之所以選擇北京五道口,除了希望改變機制外,面對現在的競爭形勢,也需要更多的金融資源、市場資源的注入,以及更快地登陸資本市場。奇瑞多年沖擊IPO而不得,在行業內眾所周知,而尹同躍也表示,“北京五道口團隊既了解汽車行業,也有豐富的產業和客戶資源,有產業投資和資本運作經驗。”這些都是奇瑞之前所不具備的資源。

記者在之前特地實地查訪了海寧的騰興長三角公司,在《獨家丨我們調查了這家傳說要買奇瑞的公司》中已經詳細做了表述。但是,因為這次騰興長三角所代表的海寧尖山新區政府,沒能摘得這次的混改果實,記者采訪海寧財政局的相關人士時,很明顯該人士不愿多說什么,堅稱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記者還聽到一種說法,說騰興長三角在這次增資擴股項目的掛摘牌中,就是奇瑞放的“煙霧彈”。是不是,我們且不論。當然,要說奇瑞混改的過程,里面也有太多的故事,復雜內幕有待將來高人解讀。至少目前記者沒有這個能力,也沒有這個信息來源。希望將來有一天能看到這個精彩的故事。

混改以后怎么辦

增資擴股后續一系列工作完成后,青島五道口在奇瑞控股、奇瑞股份的持股占比都將達到51%,完成控股。那么,青島五道口入主奇瑞后,奇瑞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奇瑞方面表示,按照流程,交易公告后,預計工商變更登記將在1個月內完成。預計年前還將召開新的股東大會和董事會會議,后續“將嚴格按照奇瑞整體增資擴股方案及已簽署的增資擴股協議約定,由相關方協商推進。”

關于募集資金來源,周建民表示,青島五道口參與奇瑞此次增資擴股的規模為200億元,正在采取分期出資、動態募集的方式組建基金。

而青島五道口入股奇瑞后,“秉承‘幫忙不添亂’的原則,繼續推動奇瑞建立更加市場化的激勵機制、增加資源資金的引入、加強資本運作、加快全國全球的布局,協助‘奇瑞2025戰略’落地。”

奇瑞內部人士也表示,周建民之所以參與奇瑞增資擴股,是仍然看好中國汽車行業長足的增長空間,特別是在新能源汽車和國際化方面的機會。此外,是周建民對未來的奇瑞有很大的信心,“相信此次改制將進一步激發奇瑞的潛力,使投資人獲得良好的投資回報,實現更好的社會效益。

正如網友說的,“幫忙不添亂這五個字才是關鍵。”周建民先當好“奇瑞人”這個態表得相當高大上,體現了謙遜之道。而且據悉,奇瑞目前的掌門人尹同躍也將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任期6年。

奇瑞內部人士連連對記者表示,這是奇瑞的“喜事”,奇瑞的機制也將變得更市場化,改變了以前想決策都不敢決策的局面。確實如此,青島五道口控股后,國資監管轉向“管資本”讓奇瑞得以“放下包袱,開動機器”。

“奇瑞2025戰略”的構想也非常宏大:奇瑞將確立“制造+現代服務”雙主業,實現“產業+金融”雙輪驅動;在汽車業務的基礎上,奇瑞將打造“新能源奇瑞”、“智能互聯奇瑞”、“移動出行奇瑞”及“海外奇瑞”,提升品牌價值;在銷量和營收方面,奇瑞將從2018年的75萬輛和1000億元,分別提高至2025年的200萬輛和2500億元,重回自主品牌前列。

這也是打動青島五道口的一個重要夢想。但在青島五道口入主后,奇瑞未來會怎樣,我們現在還無法下斷語。不過作為自主品牌曾經的老大哥,真心希望奇瑞在混改結束后,能夠煥發新春。

文/王小西

---------------------------------------------------------------------------

【微信搜索“汽車公社”、“一句話點評”關注微信公眾號,或登錄《每日汽車》新聞網了解更多行業資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