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成"老賴"、市值暴跌超80%...中國果汁巨頭,走到退市邊緣

原標題:董事長成"老賴"、市值暴跌超80%...中國果汁巨頭,走到退市邊緣

"有匯源才叫過年",但2019的年關,對于匯源果汁而言卻是“危機重重”。

曾一度號稱“果汁帝國”的匯源果汁(01886.HK)及其創始人朱新禮,正在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12月11日,中國裁判文書網披露的一份民事裁定書顯示,朱新禮實際控制的德源資本被法院查封,41億元人民幣資產遭凍結。

2019年以來,朱新禮已被法院強制執行5次,被2次列入限高消費人員,1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而在2018年,朱新禮還是胡潤百富榜上35億元身家的富豪之一。

禍不單行,在港股上市的匯源果汁更是將面臨退市危機,因一筆42.82億元的違規關聯借款,其已停牌20個月,若在2020年1月31日前,仍不能達成復牌條件,港交所或將取消其上市地位。

眼看他起高樓:號稱“果汁帝國”

時間倒回到十二年前。2007年,匯源果汁在港交所上市,風光一時無兩:募資24億港元成為當時香港最大的IPO項目、上市當日飆漲超66%,總市值一度超過313億港元……而這一切仿佛就發生在昨天。

"喝匯源果汁,走健康之路"、"喝匯源,才算過年"......已經是耳熟能詳。

而一手締造了“國民果汁”帝國的朱新禮,更是打通了果樹種植、加工、銷售全產業鏈,一度被封為農業的“守望者“,幫助數百萬農民”脫貧致富”。

早在2002年,匯源果汁的年銷售額便高達12億元,占據了中國果汁23%的市場份額,成為享譽全國的“國民品牌”。

匯源果汁最輝煌的時刻,是在其上市的第二年。全球飲料巨頭-可口可樂向匯源拋來了橄欖枝:擬以每股12.2港元的價格收購匯源果汁全部已發行的股份,總金額超過24億美元(約合179.2億港元)。

可口可樂的世紀收購方案一經宣布,匯源果汁股價大幅飆升超164%,收于10.94港元/股。當時,朱新禮個人持有匯源公司42%的股份,若并購成功將進賬74億港元。

而朱新禮心中的算盤并不止于74億港元,其決定將匯源“外嫁”可口可樂的另一個初衷是,若收購成功,匯源農業、果業生產的濃縮汁、果醬將將成為可口可樂全球唯一供應商。

2008年,匯源“外嫁”可口可樂震驚一時,引起了所謂民族品牌存亡的全民大討論。

說巧不巧的是,2008年8月,《反壟斷法》正式實施,由于涉及壟斷問題,最終遭到商務部禁止。

“外嫁”可口可樂意外折戟后,匯源果汁開始“迷失”,股價暴跌、連年虧損、債務告急、瀕臨退市……

“果汁帝國”隕落

2008年的朱新禮,或許不會想到,十年之后,他與其一手締造的“果汁帝國”,會走入漫漫“暗夜”。

可口可樂收購案失敗后,匯源果汁的股價在短短2個交易日內,直接腰斬,最大跌幅超62%,總市值直接蒸發近50億港元。

收購案折戟后,匯源果汁股價走勢圖

股價崩跌之后,匯源果汁的經營亦開始大幅滑坡。

2009年至2016年,匯源果汁營收規模從28.5億元上升至57.6億元,但卻陷入“增收不增利”的窘境。八年的時間里,匯源果汁有7年的扣非凈利潤都處于虧損狀態。

意味著,匯源賣果汁并不賺錢,“賣得多虧得多”,其利潤的絕大部分來自于“其他收入”。2011年至2016年間,匯源果汁“其他收入”累計高達13.55億元。

在歷年年報中,匯源果汁坦言,“其他收入”主要是政府補貼、出售資產。

以2013年為例,當年匯源果汁凈利潤2.3億元,而其中的“其他收入”卻高達3.4億元,主要來自處置成都、上海工廠的4.3億元收益。

艱難經營的背后,是匯源果汁“捉襟見肘”的管理。最明顯的表征便是,匯源果汁的員工人數大起大落。

據2017年中報(2017-2019年財報尚未披露)數據顯示,員工人數為3965人,較2015年末裁員接近10000人,而相較其2014年,員工人數更是減少13771人。

從上圖可見,匯源果汁常年的人員增減動輒數千人,多則近10000人,如此劇烈的動蕩,多半缺乏長遠戰略規劃,環境好的時候大肆擴張,一旦不好就拼命裁減員工。

另外,自2019年1月13日以來,匯源果汁已有6名高管離職,其中包括上任僅有7個月的行政總裁吳曉鵬。

而據媒體報道,匯源的管理問題與家族企業、朱新禮在匯源內部的絕對權威,密切相關。

屋漏偏逢連夜雨,“不賺錢”、動蕩不安的匯源一直承受著巨額的債務。截至到2017上半年,匯源果汁總負債已高達133億元,資產負債率超52%,創出歷史新高。

盡管,52%的負債率在同行業中并不算最高,但匯源果汁的總負債中,有84億都是通過銀行、公司債券、融資租賃等渠道拿來的借款,利息負擔非常重。

自身業務不賺錢,到期債務卻“火燒眉毛”,朱新禮不得不借新債,還舊債。

因近2年的財報而114億的債務,或許只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一角”。2019年9月份,先鋒集團旗下P2P平臺工場微金的一紙公告,撕開了匯源龐大的債務鏈條。

伊春匯源生態養殖有限公司、虎林匯源新生態乳業有限公司、虎林匯源新生態牧業有限公司、伊春源原商貿有限公司,因無法償還418.5萬元的欠款,擬以匯源果汁系列產品等抵債。

四家以匯源果汁抵債的公司實際控制人,全都是朱新禮,借款擔保亦全是匯源集團。可見,債務壓頂之下,匯源不惜高利率,借貸P2P。

在巨額負債大面積爆發之下,匯源集團(北京)早已是“官司纏身”。據企查查數據顯示,北京匯源集團已被67次列入失信被執行人,裁判文書高達141條,涉及的法律訴訟多達443條。

回想十年前,可口可樂宣布收購匯源果汁后,其市值一度飆升至307港元,如今匯源果汁的市值卻只剩54億港元,蒸發253億港元,累計跌幅超82%。

壓垮匯源的"最后一根稻草"

債務壓頂之下,在港上市的匯源果汁,正走向退市的邊緣。

2018年4月3日,匯源果汁突然發布停牌公告,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期間,在未經董事會批準、無簽訂協議、未對外披露的情況下,匯源果汁累計向“官司纏身”的北京匯源集團借款高達42.82億元。

而這一停便長達20個月之久,至今仍不確定何時能夠復牌。據港交所發布的復牌條件顯示:

匯源果汁須對相關貸款進行法證調查、公布調查結果,并采取合適的補救行動;

進行獨立內部監控審閱,以及證明公司已有足夠的內部監控系統;

證明管理層在誠信上并無監管機關需合理顧慮的地方;

公布所有欠缺的財務業績,并說明任何審計修訂。

此前,據港交所發函:“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完成復牌條件,將啟動對公司的退市程序。”

不過,匯源果汁的最新公告顯示,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下令將清盤申請的聆訊押后至2020年3月13日。

盡管獲得了2個月的延期,但2019年的日歷已翻至末尾,留給匯源果汁的時間,真的不多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11选5前三组选计划